樂樂.樂評

棟篤笑西域尋芳

王爽(大公報 09.07.2015)

 

            秉承“堅持傳統,持續創意”的發展宗旨,樂樂國樂團繼2014年上演跨媒體創意力作

《千古風流現沙場》音樂會之後,今夏又推出跨界巨獻《笑遊西域》。在兩小時的西域旅程中,樂團與棟篤笑表演藝術家Vivek Mahbubani各顯神通,讓觀眾大飽耳福, 滿足盡興。


            樂樂國樂團對西域音樂主題的嘗試極為可貴。從音樂本體層面講,西域音樂在調式、

節拍、配器等多方面都呈現出不同於漢族傳統音樂的特徵。據樂團音樂總監梁志鏘教授介紹,

西域音樂富有很強的節奏感,適應並詮釋這種充滿動感的異域旋律,對于樂隊成員是不小的挑戰。遨遊西域,縱橫古今,別緻的音樂語彙凸顯了歷史的疏離感。從仙氣縈繞的《飛天》,

到大氣磅礡的《絲綢之路》;從神秘悠揚的《茶馬古道行》,到繽紛壯麗的《天山狂想曲》,

筆觸時而波瀾壯闊,時而冷靜寧謐,將觀眾與往昔的盛景融為一體。其中,《絲綢之路》作為

彰顯功力之作,展現了絲綢之路豐富的音樂文化。作曲家姜瑩除了運用西域音樂元素以外,還

汲取了各種世界音樂元素,弗拉明戈、探戈、踢踏舞等音樂形象的交織,使作品充滿神秘與動感,並將音樂會氣氛推向第一個高潮。委約新作品《都市琥珀》(世界首演)由余文正博士為

中阮、口琴與樂團而作。受現代油畫啓發,余博士糅合中國音樂色彩及後現代印象派元素,以

新音樂為載體,使音樂與作曲家對環境、社會、人文的反思有機結合,讓觀眾在碎片化的音型

與複聲部對比的循環往復中,尋找遺失時光的蹤跡。青年口琴演奏家李俊樂的精湛技藝顛覆了

大眾對口琴吹奏的傳統認識。在口琴協奏曲《天山狂想曲》中,李氏更是大膽創新,以口琴代

替了音域寬廣的鍵笙。在塑造立體感方面雖有限制,但其豐富到位的表現力卻驚艷全場。

從作品的選擇與編排可以看到音樂總監對歷史空間張力的塑造,同時也足見樂樂國樂團對多元音樂文化的熱忱與追求。


            音樂會最具創意的亮點是Vivek Mahbubani棟篤笑表演的貫穿。中樂風格嚴肅傳統,

而棟篤笑(standup comedy的廣東話意譯)卻以站在台上說故事為基本的表演形式,注重

交談說笑,然而二者的結合並非偶然。Vivek是樂團策略發展委員會主席馮康醫生與音樂總監

梁志鏘教授的男拔萃師弟。由於機緣巧合,「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談中」的音樂會構想應運而生。個人最為感觸的,是Vivek與觀眾之間同理心的營造。音樂會一開始,Vivek就以輕鬆詼諧

的方式講述自己所親歷的香港生活與日常文化,強化自己與觀眾的身份認同(Hong Kong Identity),以一種自然的親切感拉近了舞台與觀眾的距離。在整場音樂會中,Vivek以本港觀眾的視野與認知為出發點,與觀眾一起聽,一起看,一起學 ──從調侃“絲襪奶茶與絲綢之路”,

到共同糾正讀錯音的“敦煌”、“龜茲”等詞彙,再到欣賞舞台背景播放的敦煌壁畫,其中蘊涵了

諸多雅俗共賞、寓教於樂的意義。在此基礎上,返場作品《送我一支玫瑰花》則更加完整地體現了棟篤笑的舞台表演美學。樂曲開始前,Vivek用富有感染力的身體語言帶領觀眾與舞台音樂互動,打破了嚴肅中樂音樂會的常規。當指揮梁志鏘教授再度登台,一身印度民族禮服贏得全場

高呼。同時,Vivek將棟篤笑的表演傳統與美學發揮到極致,拍擊西域特色打擊樂器鈴鼓跑下舞台,引發陣陣轟動,彷彿在呼應英語地區standup comedy中,表演者穿梭周旋于觀眾中盡興笑談調侃的雛形 。待觀眾定睛觀察台上,指揮手中傳統的指揮棒也已變為一朵嬌艷的玫瑰花,

伴隨律動翩翩起舞。

 

            正如諺語所言:「予人玫瑰,手留餘香」。這精妙細膩的安排,溫馨之餘也讓人思考良久其中的意味。社區教育關懷是樂樂國樂團自成立以來的發展方針。花朵無形的馨香正如樂團多年來對於香港青年在中樂文化方面潛移默化的影響。音樂會不僅延伸了一段樂趣無窮的西域隨想,更以殷切的關照,賦予了本土中樂菁英更多充滿創意,跨越時空的夢想與支持。

 

 

© 2020 by Yao Yueh Chinese Music Association

  • w-facebook